流氓鱼

【洋岳】以我之姓冠你之名

短篇,一发完,OOC,小学生文笔
洋洋比老岳大俩岁。

岳明辉32岁了,和李振洋分手也有五年了。
俩人初遇时,岳明辉17岁,李振洋19岁。那时候岳明辉还没有分化,是学校篮球队的主力,还过着在赛场上挥汗如雨的青春生活。而李振洋已经是秀场上有名的大A了,宽肩窄腰,菱角分明的厌世脸,高挑的身材,以及让人无法忽视的强A的气场。
八竿子打不着的俩人谈了恋爱,岳明辉除了篮球场,教室,就泡在李振洋的家里,窝在那个只有他们俩个人的气息的沙发上。李振洋也不在外面浪了,被嘲笑金屋藏娇也要回家陪着岳明辉,工作再忙也一定要在主卧的大床里留下自己躺过的印记。
剧情的发展很曲折,当所有人都以为岳明辉会分化成O的时候,李振洋被枕边人传来的充满攻击性的强A气息唤醒了。
最初只是觉得很神奇,却也没什么不能接受的。
只有一次又一次信息素的对抗,日渐减少的做爱的次数提醒着俩人,事情根本不可能这么简单。
李母和两个人谈过话,表达了两家大人的态度,只要孩子们自己的选择,他们都支持。
AA恋得到家人的支持,似乎已经没什么阻碍了。但他们自己清楚,问题的根源,李振洋已经一个多月没回过家了。两人微信聊天界面的最后一条在一个月前,李振洋说要去国外走秀,岳明辉说好。
一次偶然,岳明辉去朋友的party,意外得知李振洋回国一个多礼拜的消息。终究还是拿起了手机,给李振洋发了条消息。
分手吧。
干净利落,没任何多余的话,很符合岳明辉的个性。
再次相见时,李振洋身边跟着个男孩,岳明辉也搂着一个姑娘。对视了一眼,宛如陌生人一样擦肩走开了。
岳明辉31岁最后几天,给李振洋打了电话,问他自己结婚来不来。李振洋答应了,但提了一个要求,当面给请帖。
岳明辉32岁生日的那天,约在一个酒店给了婚礼请帖。做了最放肆的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两人完全释放信息素的性爱。很痛苦,岳明辉据说三天没下床,李振洋也被刺激的头痛的不行。
婚礼那天,李振洋给岳明辉递的戒指,看着岳明辉亲的新娘,替岳明辉挡的酒。烂醉如泥的被岳明辉扶到床上的时候,恍恍惚惚听到了他说:“洋洋哥哥,小辉未来的孩子叫岳振洋。”

【洋岳】成年人的一见钟情

文笔渣,OOC,短,一发完,有缘见车系列,深夜激情产出
生意人岳先生x模特李先生

坐在秀场的岳明辉是烦躁的,作为一个自诩为直男的一八三纹身大汉,坐在这种地方简直是对他的折磨,却又无奈于合作方的邀请。
“岳先生这种精英人士,一定很懂得享受生活吧。”女生清脆的声音传来,叫醒了眼底起雾的岳明辉。
“林小姐客气了,要说享受,哪比的上您啊。”再如何煎熬,岳明辉也从不会让人看出来,开口便是谦卑又温雅的赞扬,哄的女生笑声不断。
“喔……”身边的惊叹声吸引了岳明辉的注意,随之抬头,看到了李振洋……
棱角分明的脸型,丰厚的嘴唇,哪怕是自己欣赏不来的发型和衣服也难挡这个男人一步一步的走进自己。
岳明辉不禁的眯起了眼睛,能言善辩的嘴也开始胡乱的嗯嗯啊啊着。
李振洋是大闭,走完整场秀就差不多结束了,难得没有发扬自己绅士风度的岳明辉哄走了女生就站在后台入口处等。
岳明辉的外表还是很优秀的,至少在等李振洋的时间里,有不少看上眼的模特前来搭讪,但都被委婉的推辞了。
“你好?”李振洋出来的时候,已经快没人了,倒是方便俩人进行交谈。
“你刚刚走的很好。”说到底岳明辉还是只老狐狸,虽然话显的很突兀,但对面的大模明显了解了他的意图。
“怎么称呼?”李振洋也不是拘谨的人,岳明辉很合他的胃口,搭上人的肩膀就往外走。
“Pinkray,我开车了。”难得落了下风的岳明辉也不介意,倒是乐的开心,毕竟都是享受,偶尔换个口味也不错。
“kwin。”都不是墨迹的人,一八八搂着一八三就上了车。
酒店不远,开车是十分钟的距离,是车载CD三首歌的时间,是岳明辉让李振洋硬了的过程。
秀是在晚上的,出来外面已经没什么车了,刚好方便了岳司机一手开车一手撩汉。李振洋硬有岳明辉技巧好的原因,更大的一部分是因为岳明辉本身。
开着车的岳司机没法时时专注,只能在男人的裆部凭感觉摸索,白色衬衫的袖子被捋在手臂上搭配着黑色的花臂,总有股说不出的色情和欲。
没有多余的墨迹,两人就已经躺在了床上享受事后的余韵。
“李振洋。给个方便的名字叫叫,我不想在床上喊小粉光。”下床去洗澡的时候向床上嚷嚷的人,是李振洋。
“岳明辉,电话我留下了,宝贝儿。”拿着手机啪塔啪塔存号码存名字,不在乎自己破了自己一夜情规矩的人,是岳明辉。

可能岳明辉看李振洋的时候,李振洋也在看岳明辉……
可能岳明辉在门口等李振洋的时候,李振洋在后台等岳明辉……
可能一见钟情的……